凯利-阿斯博瑞凯利-阿斯博瑞

盖尔・加朵盖尔・加朵

霍辛-阿米尼霍辛-阿米尼

娜塔莉-多默娜塔莉-多默

阿梅尔-艾米恩阿梅尔-艾米恩

首页>剧情>韩国剧剧情>德鲁纳酒店第2集剧情

德鲁纳酒店第2集剧情

2019-08-23 17:48:40175荷花影视

分集剧情

具灿星逐渐理解张满月卢经理阳时已到坦然离世

具灿星看到张满月(李知恩 饰)在自己面前杀死了那个穷困潦倒的拾荒老人,感觉她过于残忍,急忙跑到老人身旁查看,只见那支钢钎却被插在一堆垃圾上,他有些莫名其妙,忽然垃圾堆里伸出一只手,紧紧抓住了他的脚,他吓得大叫一声,赶忙拔脚就跑,结果鞋子被丢在那里,张满月告诉他鞋就不要穿了,再去买新的,具灿星以为那只鞋子有危险,便丢弃一边跟着她去商店,张满月为他挑了几双鞋他都不满意,还想要自己那双颜色的,张满月说就因为那双鞋子颜色难看,才让他丢弃的。具灿星气愤的说,那双鞋子是自己刚买的新的,就因为她不喜欢而扔掉了。张满月并不接他的话,只是埋怨,都是因为给他挑鞋,耽误了自己选鞋,结果商店打烊了,空留遗憾。然后她又说这就像人生,活着的时候没有完成心愿,死去的时候心存遗憾,还徘徊在人世不愿离去,她的德鲁纳酒店就是收治这些鬼魂,给予他们最后的关怀。具灿星听了心有所动,分别的时候他问,张满月究竟是人是鬼,张满月却没有回答他,只是再三强调要他去德鲁纳上班,具灿星非常坚定的拒绝了。

张满月回到酒店,卢经理已经为她准备好了香槟,她放松的品了一口,就警觉的放下杯子,重新收拾了一下走出酒店,她对服务生说,来客人了,还是一个特别的客人。服务生赶紧跟她一起来到酒店门口,却听见远远一声虎啸,接着一只庞然大物——东北虎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在酒店门口徘徊了少许,就摇摇尾巴走开了。张满月批评服务生说都是他没有尽心招呼,客人才离开的,服务生辩解自己从来没有服务过老虎客人。张满月说它这样在外面游荡,是很危险的。

具灿星回到朋友家里,那个没有眼睛的女鬼也如影随形的跟到家里,具灿星心内恐慌不敢正视她,连朋友和自己打招呼也显得神情恍惚,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崩溃了。第二天他根据聘书上的地址找到德鲁纳酒店,服务生看到他后,热情的跟他打招呼,并且叫他总经理,他急忙纠正自己只是过来见社长谈事情的。他被带到社长的客厅,卢经理过来问候他,看他怀疑的眼光,卢经理主动说,自己和他一样是人,是德鲁纳酒店唯一一个人,并且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了。

见到张满月,具灿星拿出一个存折,说当年她付给自己父亲的抚养费,他愿意加上利息奉还,从此自己与她不再有任何关系,张满月说既然他有这心,那自己就收下了,不知道具灿星什么时候来上班,具灿星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五星级酒店的工作,不会来上班的,说完就起身离开,在走廊里电梯里,他不断的看到各色各样的鬼魂,吓的他魂飞魄散。他恼怒的返回来质问张满月,既然钱已经还给了她,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眼睛恢复原样,张满月说这是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,和钱没有关系,现在自己要出去办事,他要出去可以一起。具灿星只得跟着她,想着先出去再说。

到了车库,只见车库里停满了各色豪华轿车,张满月把钥匙扔给了具灿星,具灿星说张满月这些车肯定都是通过恐吓讹诈得来的,因为张满月的酒店就像是鬼魂在那里跳大神,张满月纠正他,是治愈,最后的治愈,当然要付费的。她带具灿星来到展厅,看到那只已经被做成标本的东北虎,正在被人参观。这只虎是具灿星目前就职的那家酒店的会长,当年去朝鲜访问时,作为礼物带回来的,同时还有一张朝鲜知名画家所做的价值亿计的长白山风景画。这只虎被带回来后,拒绝交配,孤独而死,而躯体又被做成标本供人参观,所以内心的积怨很重,它的魂魄常常四处游荡,最爱去的地方就是会长的家,因为那幅画就挂在会长家里的墙壁上。而会长从此以后就一直抱病在身,夜里常常梦见那只猛虎向自己扑来。

张满月带着具灿星来到会长家里,发现了那副长白山风景画。随后她要具灿星向会长提出帮他治病,费用就是那副长白山风景画,具灿星以为张满月又要借机敛财,坚决不答应。张满月怒而起身离开。具灿星接到会长电话赶到他家里,会长已经精神大增,他告诉具灿星,和他一起来的那位女士说服自己把那幅画送给了展览馆,自己就再也没有做过关于猛虎的噩梦了。原来张满月把那幅画挂在猛虎标本展厅里,她召唤着猛虎的灵魂让它回归长白山自己的生长地,东北虎的魂魄有了归宿后,就不再四处游荡了。具灿星发现自己误解了张满月,于是给她发信息说对不起。

卢经理来找具灿星,和他攀谈关于德鲁纳酒店的一切,他说自己并不是像具灿星理解的那样是被张满月囚禁在那里的,在那里工作三十年是自己自愿的,在那里可以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是很有趣的。另外阳间通往阴间的是一条纳川河,不愿意离世的人到德鲁纳酒店盘桓一阵,满足了最后的愿望就会心满意足的乘坐黄泉大巴离开,如果阳间身份高贵,是个好人,就可以乘坐更高级的交通工具离开。自己将不久于世,希望具灿星尽快去接替自己。朋友出来看到具灿星一个人坐在那里说话,感觉很奇怪,他问具灿星是怎么回事,具灿星这才发现,对面的卢经理已经不见了。

卢经理回到酒店,这一次他是以客人的身份进来的,他来到后院那棵大树下,见到张满月,张满月问这棵树既不长叶也不开花,是不是已经死了,卢经理告诉她,这棵树是社长的象征,社长是不死之身。自己来的时候她是妹妹,然后是女儿,最后是孙女,他们之间已经是亲人了,好在已经有人接替自己照顾她,自己也放心了。张满月不禁流出眼泪来。时间到了,同事们都虔诚的恭送卢经理坐着小车向阴间走去。具灿星对一直不离他左右的女鬼说,可以带她去一个地方,坐在出租车上,他鼓励女鬼尝试着取下眼镜,放下该放下的一切,出租车司机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,感觉很不可思议。到了德鲁纳酒店,女鬼终于摘下了眼镜,眼睛也恢复如初了。具灿星办完这件事,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。上班的时候,具灿星被一个怨鬼追杀,走投无路时,张满月出手制服了怨鬼,具灿星一见张满月,一下子放松下来,不觉昏了过去,张满月只得把他带到了德鲁纳酒店。